• <th id="je9cr"></th>
  • <th id="je9cr"></th>

    <strong id="je9cr"><optgroup id="je9cr"></optgroup></strong>

    水晶滴膠

    全國服務熱線137-9018-1082

    產品介紹

    輕撫書封上印著的一個坐標軸,伴著淡淡的情緒,翟永明以:“是啊,過去20年的時間,全都給了這里?!弊鳛榈谝痪湓?,回復“十點人物志”的提問。

     

    “東經104°03′1.43″,北緯30°39′58.63″”,洋洋灑灑的字跡躺在書籍《以白夜為坐標》的封面上,一個“十”字樣的坐標軸橫跨點的兩端,似乎也連接起了當代女詩人翟永明口中20年的歲月。


     ▲ 《以白夜為坐標》翟永明/著

     

    如果按圖索驥,很容易就能找到這個地理坐標所在——四川省成都市寬窄巷子的“白夜”酒吧。

     

    但此地,并非尋常僅供顧客飲酒作樂的酒吧。此前10年,翟永明駐留在此,與眾多構成當代漢語寫作景觀與骨架的著名、非著名文人墨客匯聚,找尋著被鋼筋水泥擠壓、被物欲橫流沖淡的文藝理想國?!鞍滓埂币惨虼吮蛔u為中國文藝圈重要的文化客廳。

     

    著名詩人歐陽江河曾形容“白夜”酒吧為當代的“杜甫草堂”?!霸谔拼?,詩人們都會因為杜甫去到他的草堂,而在當代,詩人們都會因為翟永明而來到白夜?!?/p>


     ▲現位于成都寬窄巷子的白夜酒吧

     

    落地寬窄巷子前,翟永明的“白夜”酒吧其實由來已久,至2018年,“白夜”已在成都存在20年。翟永明說:“這20年間,成都發展太多,保留歷史,已無可能。連保留改造過的歷史,亦屬不易?!?/p>

     

    她只能坐在“白夜”窗前,以白夜為坐標,用文人一角窺看著文壇、詩壇的巨大變化,以及一座城市的翻面變遷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翟永明和酒吧白夜的故事,要從成都的玉林西路講起。

     

    1998年的一天,翟永明路過離家很近的玉林西路,在路口一家未開門的服裝店前,看到了貼在門口的一則招租廣告。

     

    這是一個扇形的店面,坐北朝南、門面寬闊,正對一個丁字路口?!拔夷菚r整天思前想后,想做一件不用上班、又能養活自己的事?!敝豢紤]了一分鐘,翟永明就從卷簾門上,揭下了這則廣告。

     

    彼時,翟永明和當時的丈夫、著名畫家何多苓剛從紐約回來沒幾年,困在找工作無果和詩歌越發無人問津的窘境中,她一度十分迷茫。



     

    此前,翟永明在西南某物理研究所工作。她自小就熱愛文學,向往自由,個性灑脫。20歲出頭,就在被譽為詩歌界“黃埔軍?!钡摹扒啻涸姇鄙习l表了組詩《女人》。

     

    在“青春詩會”里,翟永明寫道:

     

    我永遠無法像男人那樣去獲得后天的深刻

    我的優勢只能源于生命本身

     

    《女人》組詩陸續被《詩歌報》和《詩刊》發表,漓江出版社還作為同名詩集發行。在上個世紀80年代,翟永明已在中國詩壇頗具盛名。

     

    1986年,因厭倦體制內的工作,又與父母關系緊張,翟永明隨著當時的出國潮一起,在美國待了2年?!澳菚?,只有寫作能讓我稍稍愉悅?!?/p>

     

    在美國的日子并不順利。住在紐約時,翟永明做得最長的一份工作是在一家高檔餐廳幫人熨衣服,掙小費。奔波于生存的困境中,那兩年,翟永明一首詩也未寫出?!拔冶仨氁W∥业膶懽??!?/p>

     

    開白夜酒吧,最初對翟永明來說,似乎就是所想到的出路。


    ▲畫家何多苓和翟永明

     

    拿著招租廣告的翟永明,回去和何多苓商量,想開一家“書吧+酒吧”。在國外游歷時,她曾見過不少這樣的公共空間,而當時國內還沒有這樣的形式。

     

    何多苓當即同意。那幾年,成都的詩人、文人們多住在玉林西路,又多聚于翟永明何多苓家喝酒談天。何多苓說:“既然總歸要喝酒,自然是肥水不流外人田,再加上朋友們都住得近,家里實在顯得局促,不如就開個酒吧當客廳吧?!?/p>

     

    1998年的最后一天,翟永明說服在國企工作的好友戴紅入伙。因很喜歡俄羅斯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著名小說《白夜》,也迷戀電影《白夜逃亡》,于是,翟永明將酒吧取名為“白夜”。當時的她并未想過,這個名字會與她相伴20年。


     ▲位于玉林西路的老白夜店面

     

    在接受《Vista看天下》采訪時,作家、編劇何小竹曾言,白夜是一個詩歌、藝術和友誼的圣地。“詩人在那里愛鬧,洋酒是一瓶一瓶地要,啤酒是一打一打地上。高興了還要唱歌。高興和不高興,只要喝到不辯東西時,就要打打架。那些畫家呢,一看就看出他們是畫家,要么一根頭發都沒有……他們倒是不怎么鬧,靜靜地,小口小口地喝著手里的一瓶啤酒或者飲料,表情傾向于深刻?!?/p>

     

     

    翟永明覺得,九十年代的詩人、藝術家,更像五六十年代的西方嬉皮士,反叛、散漫、粗野、疏狂,或借酒消愁,或借酒撒野,或借酒撒嬌,以此來對抗外面時代和世界的洶涌變化。

     

    一天,在為一篇文章找尋照片時,翟永明突然翻尋出幾張破爛的白夜酒水單,上面承著一些字跡模糊的潦草句子?;貞浺幌掳阉亓?001年的那一夜。


     ▲詩人們在白夜

     

    彼時,詩人胡續東,翟永明的朋友鐘鳴、唐丹鴻在白夜玩。恰好,詩人海上帶著臺灣詩人楊平,以及一位長發清瘦的臺灣雕塑家一起來到白夜。

     

    幾人一見如故,幾巡酒后,興致盎然時,楊平提議:“大家做一個游戲聯句吧。每人寫一句詩,或一句話(跟白夜有關)?!钡杂烂骰貞浾f:“那天清風徐徐、夏夜興高,我們就這樣以酒助興,像古代的詩人們一般,聯起詩句來?!?/strong>


    最新資訊

    聯系我們

    加微信直接溝通

    24小時服務電話137-9018-1082 / 0769-8102-3993

    —— 加微信直接溝通

    25分钟东北熟妇露脸脏话对白_日韩AV无码免费二三区牛牛影视_男人的天堂aⅴ在线无码_国产日韩欧美在线